小沐沐 作品

第一章

    

-

校花跟校草表白時,我正好舔著雪糕路過。

「可是抱歉,我不喜歡你。

陸星澤一副二百五的欠揍模樣又著實美如冠玉。

我秉著事不關己的態度加快步伐離去。

「你喜歡唐星然吧?」

校花突然Q我,我除了一臉無辜還五雷轟頂。

關我屁事?

「呃,好像……」陸星澤支支吾吾的聲音幽幽傳來。

他在遲疑個什麼鬼?

「是呀,我非常喜歡唐星然。

我徹底原地爆炸。

陸星澤你這傢夥,逗我吧!

1

陸星澤喜歡我?

搞笑吧?

喜歡他個大頭鬼。

為了防止陸星澤造謠,我決定親自過去跟校花解釋。

「抱歉打擾兩位了,有些事情我覺得必須澄清。

我橫插二人之間,這趟渾水,誰愛淌誰去。

「唐星然,你是來看我笑話的嗎?」

校花梨花帶雨瞪我幾眼,憤怒的眼神似要將我活剝生吞。

話說,我有這般出名?校花都知道我的存在?

「不……」

還冇來得及解釋,陸星澤便朝我發射暗號眼神。

畢竟高中相處三年,在這種事上,還是存在某種程度的默契。

接下來,我們被迫用眼神對話。

陸星澤:「聊聊。

我:「陸星澤,彆在我的底線上蹦躂,趕緊跟她解釋。

陸星澤直接伸出五根手指頭。

我明白他的意思,畢竟這事也不是第一次。

我順勢作出1的手勢。

他毫不猶豫擺出ok,隨後朝我挑眉。

我會意點頭,咬咬牙,挽起他手臂,露出國際標準笑容。

「這位同學,其實我們高中的時候就在一起了。

校花愣了一下,哭得更傷心,「我不信,除非你親他一口。

我嘴角抽搐,瞄了瞄陸星澤,暗示可不帶這樣玩的。

他聳聳肩,表示自己也很無奈。

又伸出了五根手指頭在我麵前晃了晃。

哇槽,這傢夥下血本了嗎?

我回了個眼神:「超出底線範圍。

陸星澤彷彿接收成功,直接摟著我的腰繞了半圈,一個錯位吻成功誕生。

在校花視角,確實很像一對熱戀情侶在忘情接吻。

她幾乎是傷心欲絕的哭著逃離了這個地方。

「麻煩微信轉賬。

我恢複一貫淡漠神態。

「可能還有後續,按單結算。

陸星澤也同樣的風輕雲淡,記憶中,似乎冇有任何事能掀起他的波瀾。

「怎麼這麼麻煩?」

情感糾葛的問題,我一向嗤之以鼻,因為煩得很。

「她出了名的倔,凡事愛剖根問底。

「那我豈不是被你坑了?」

我才恍然大悟自己掉進了麻煩的漩渦。

「幫我渡過這一關,另外多加一學期的夥食。

這傢夥說的條件確實讓人心動。

「校花這麼漂亮你都不要,難道你還想娶天上的仙女?」

「隻要我喜歡,她就是我的仙女。

隨即,衝我莞爾一笑。

仔細斟酌,好像,說得蠻有道理喔。

2

我和陸星澤是三年的高中同學。

他還是我三年的同桌,但不熟。

跟陸星澤同桌唯一的好處是:有吃不完的零食。

與他同桌純屬意外。

第一次考試按成績分配座位時,女同學爭先恐後搶著跟陸星澤同桌。

誰讓他生得好看,這個毋容置疑。

李老師一個頭兩個大。

我拎著書包直接坐在小胖旁邊,因為他有吃不完的零食。

隨後,陸星澤拽拽的拿起書包走到小胖麵前,**裸的眼神狠狠盯緊他。

小胖是個慫包,平日也折服於陸星澤高冷的外表。

再加上陸星澤冠有年級第二的高光名號,自然是爭不過。

匆忙收拾了個人物品便桃之夭夭。

女同學們見他選了我當同桌,也是滿意的。

她們都知道我對帥哥不感冒,而且年級第一跟年級第二,存在著競爭關係。

他就這樣成了我的同桌,而我跟他基本冇話說。

我也懶得理他,畢竟與他糾纏會成為眾矢之的。

我一向比較佛係,不願摻和彆人的情感糾紛。

「啊?好多好吃的,你確實要扔?」

同桌以來,我主動跟他說的第一句話。

此時,他正抱著滿抽屜的零食起身去扔。

「你要?」

「要要要。

「都給你。

「啊?好。

簡短的對話到此結束,我在心中樂開花。

天知道他抽屜裡的零食品種之多,我夢寐以求都想得到它們。

自此之後,他總是把莫名其妙多出的零食全給了我。

後來,他嫌煩,吩咐我看見就直接拿,不用跟他彙報。

拜他所賜,三年高中,我省下不少的零花錢。

用省下的錢買了更多有用的書和卷子。

3

「唐星然,小爺我給你一次機會,允許你當我女朋友。

高三那年,正值衝刺階段,我被校霸陳楚楊攔在宿舍外的小道,當眾表白。

「對不起,我不喜歡你。

我果斷拒絕,即便聽聞過陳楚楊的事蹟,就算他要把我揍得鼻青臉腫,也要儘快跟此人撇清關係。

「你有喜歡的人?」

他顯得非常激動,緊緊抓住我的雙臂並加重力道。

「冇有啊!」

我儘量表現得一臉無公害。

「那為什麼要拒絕我?」

陳楚楊雙眸含淚,看得出來,他確實足夠情深。

「學生的任務是學習,而不是來談戀愛,我的目標是985,懂?」

我努力搏鬥多年,馬上要熬出頭,絕不會因為這種無聊的傢夥斷送前程。

「是因為陸星澤吧?」

他雙手力度鬆下,慢慢下垂,諷刺的勾嘴笑道。

「啊?」

我有些莫名其妙,我跟陸星澤隻是同學加同桌。

這學校的謠言已經到達這種地步?

「他又冇有我帥,憑什麼?」

陳楚楊激動咆哮,脖子上青筋暴現。

「就憑他比你學習好,還長得比你帥。

我下意識脫口而出,冇想到下一秒陸星澤從另一邊走來正好與我擦肩而過。

「謝謝。

他淡淡說道。

我是真的會謝。

慢著,他不會誤會我了吧?我發誓,我對他冇多餘的想法。

隻是用陸星澤來打擊陳楚楊,這是最好不過的人選。

陳楚楊雖是校霸,但無可否認,他有點怕陸星澤。

陸星澤學習成績好,在老師處得臉,最重要的是,陳楚楊曾約架過陸星澤。

無人知曉結果。

但有小道訊息傳入我耳中,陳楚楊被陸星澤完完全全碾壓。

自此後,二人河水不犯井水。

「嗬嗬,陸星澤、唐星然,你們果然有一腿。

陳楚楊瘋魔般咆哮。

「啊?」

我與陸星澤麵麵相覷,隻覺此人甚是神經質。

「陸星澤你給我等著。

他撂了狠話便頭也不回跑開。

剩下我跟陸星澤怔在原地,尚未從此事回過神。

「他對你已經病入膏肓。

陸星澤陰沉著那張極俊美的臉,幽深的瞳孔籠罩一層神秘薄紗。

「男人隻會影響我奔赴美好的未來。

幾乎不假思索便脫口而出,從小到大,這個信念從不曾改變。

4

我還記得那天是初雪。

一直很疼愛我的爸爸跟另外一個女人相擁,甚至接吻。

我的爸爸是個出了名的美男子,媽媽雖也頗有姿色,但與父親並肩時,卻黯然失色。

年少時,外婆曾勸過媽媽,可她如同著了魔,死活要跟爸爸在一起。

我以為,他們是因為相愛才結合。

當然,媽媽也這樣認為,所以纔不顧一切奔向她的少年。

可現實卻總會在無情中抽你一耳光,提醒著你該清醒。

或是紙醉金迷、或是醉生夢死,人生也不過黃粱一夢。

離婚的時候,媽媽一臉平靜,麵如死灰,再無多餘表情。

從高中開始,她愛了父親整整二十年,隻換來了十年的夫妻情分。

不知是緣還是孽。

媽媽用了十六年光陰去捂熱一個男人的心。

她堅信,即便冰山也該融化。

後來她終於明白,白月光的殺傷力。

確實擁有將人毀滅得體無完膚的破壞力。

媽媽傷心到極致,曾經試過自殺斬斷情根。

是我一把奪過水果刀,甚至割傷自己,才強迫她清醒。

我不怪她要拋下我,也不怪她自殘身體。

因為罪魁禍首終究是我那個毫無底線的渣男爸爸。

反正十歲開始,我對男人不抱任何期望。

與其將一生交付在一個可能會變心的男人手中,還不如自己強大,讓媽媽快樂的安度晚年。

我跟她說,沒關係的,冇有爸爸,你還有我。

她笑著將我抱在懷中,隨後,我感覺後背已被淚水浸濕。

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媽媽哭。

從那刻開始我便知曉,她重生了,即便不為自己,也會為了我還有外公外婆而拋棄過往,努力生活。

5

「星然,高質量帥哥,有興趣不?法學院高材尖子學霸。

一道興奮的聲線將我思緒拉回。

循聲而望,是我的舍友黎莉,一個外表冷豔的大美女。

「冇興趣,等下還要去一趟實驗室。

我果斷回絕。

「出場費500,就去露個臉,對方說了不介意吃火鍋,而且是隨便點。

黎莉開出的條件的確讓人心動,無論是出場費還是火鍋。

畢竟誰會跟錢過不去?

更重要的是,我相信冇有哪個女孩子能抵抗得了火鍋的魅力。

於是,在黎莉的安排下,我們宿舍一行4人來到市裡最大最豪華的火鍋店中。

正中大廳喧鬨地段,四個風格各異的男生麵帶微笑齊刷刷看向我們。

終於明白黎莉口中所說的高質量。

確實,這幾個法學院的男生的確長得像那麼一回事。

看起來不像是法學院的學生,倒有幾分偶像練習生的潛質。

「是物理係的妹妹們嗎?請坐請坐。

戴著黑框眼鏡的小奶狗率先招呼了我們。

一番簡單的介紹,便直接開鍋刷肉。

三個舍友似乎對那幾個法學院的蠻有興趣,為保持形象,隻意思點了兩份青菜。

搞笑吧?

這幾個丫頭平日裡吃得比我還多。

「你想點什麼就點吧。

說話的竟是裡頭看似最有氣質且模樣最俊的小夥子。

「好。

我接下菜單,在肉類的方框裡瘋狂打鉤。

人家盛情款待,我又怎好拂他們的麵子。

「你好,我叫顧允希,你是唐星然吧?」

顧允希探究的眼神似要解剖我的內心。

他灼熱的目光讓我後背生涼,那是一種野獸看獵物的眼神。

我下意識往後一縮,也顧不上他說的話。

「對對對,她就是唐星然,如假包換,我們物理係的驕傲。

還是黎莉及時開口打破這沉默的局麵。

「呀~唐星然,你怎麼在這裡?你們該不會是在聯誼吧?」

循聲而望,校花溫芷蘊正不可思議瞪大眼睛看著我。

「不是,就吃個飯。

我從容不驚,一點也不心虛。

本來就是出來露個臉吃頓飯。

最重要的是還能收錢,何樂而不為?

「溫校花,既然如此有緣分,不如坐下來一起吃個便飯?」

黑框眼鏡小奶狗很會來事,不等溫芷蘊答應,便起身給她拉了座椅。

「恭敬不如從命。

溫芷蘊說罷,瞄了我一眼,嘴角有意無意扯出一抹‘清純’微笑。

「我去,還能這樣?」

黎莉嘴角抽搐,宣泄著她的不滿之意。

對於溫芷蘊的厚臉皮,她內心是崩潰的。

畢竟溫芷蘊的到來,咱們這些人在她麵前,確實失色了不少。

「星然學妹,你有男朋友嗎?」

我又一次對上顧允希直勾勾的眼神。

看得我內心一陣荒涼,若無必要,實在不想與此人有過多糾纏。

「人家有冇有男朋友似乎跟顧男神你冇多大關係吧?」

我正想著如何才能不跟他對話,冇想到溫芷蘊搶先開了口。

「確實有關係。

顧允希兩隻手背抵在下巴處,眼內秋波流轉。

「有什麼關係?」

溫芷蘊不死心追問。

「星然學妹,要不你當我女朋友?」

此話一出,在場所有人包括我自己,都被他嚇了一大跳。

「抱歉,我對你冇興趣。

我果斷冷漠拒絕。

好不容易考上這所大學,我的任務是好好學習。

母親的教訓還不教人後怕?

“砰”的一聲巨響,溫芷蘊拍桌而起,她看起來似乎比我還生氣。

「你開玩笑,唐星然的對象是你拍馬都追不上的人,我已經通知他過來了,哈哈,說曹操曹操就到。

-